郊園邊陲建屋 能解燃眉之急?

6月2日發展局長黃偉綸在立法會接受議員質詢時表示,現階段政府暫時無計劃重啟研究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建屋,指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早前研究顯示,有關選項未得到大多數市民支持,未有列為優先研究的土地供應選項之一。

黃偉綸引述專責小組研究解釋,改劃郊野公園用地的發展期長,單是進行生態研究已需時12至18個月,亦會面對司法覆核等問題,難以短中期內提供土地。不過,他稱,不排除日後再研究。

黃偉綸稱,當局已成立直接向行政長官彙報的「精簡發展管制督導小組」,檢視能否壓縮發展程序,如有需要會尋求修例。他強調,壓縮程序是有代價,例如,目前政府向立法會申請撥款發展土地,需先完成所有規劃程序,日後需探討能否提早申請撥款。

黃偉綸預計,本月展開中部水域人工島的研究,需時3年半,預計交椅洲人工島發展首階段填海工程可在2027年展開,至於另一個大規模開放土地的項目就是新界北發展,短期會將項目提交至工務小組。

翻查政府公佈資料,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佔地44 300公頃,即全港土地總面積的40%,為目前最大的受保護地區類別,為本港逾98%的動植物種提供棲息地。目前,香港有24個郊野公園及22個特別地區 ,大部分位處政府土地,只有1%,即460公頃屬私人土地。目前由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負責管理這些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

上屆特首梁振英早前亦提到,他任內最後的一份《施政報告》曾提出思考以郊野公園邊陲地帶的土地興建公營房屋,隨後他邀請香港房屋協會進行生態及技術硏究,惟林鄭政府於兩年前中止房協的研究。
梁振英重提有關建議,建議撥出不超過100公頃、位於大欖郊野公園的邊陲土地,即約千分之二的郊野公園土地,興建約2萬至3萬居屋個單位,每呎劃一售6千元。

2017年1月他發表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當中提出「應思考利用郊野公園內小量生態價值不高、公眾享用價值較低、位於邊陲地帶的土地作公營房屋、非牟利的老人院等非地產用途」,隨後邀請房協進行生態及技術硏究,惟在2019年2月,新一屆政府中止房協的研究。

翻查資料,2017年5月,房屋協會接獲政府邀請,硏究大欖和馬鞍山郊野公園邊陲兩幅土地,探討生態、景觀、美觀價值、康樂與發展潛力、實際限制等方面。

梁振英指,兩年過去了,香港房屋問題持續惡化,他希望港人重新考慮在郊野公園邊陲地興建居屋的建議,「雖然我明知障礙重重,既得利益阻力巨大,但我仍然希望香港人能夠重新考慮在郊野公園邊陲地帶起居屋」。

他建議撥出不超過100公頃、位於大欖郊野公園的邊陲土地,即約千分之二的郊野公園土地,興建約2萬至3萬居屋個單位,每呎劃一售6千元,「不收地價,只收回開發土地及建築成本,庫房沒有收入也沒有損失」,倘工程超資由政府負責,若工程有盈餘,則留予屋苑作日後集體維修和翻新儲備之用。

不過,梁振英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才提出,郊野公園用地「可加可減」,研究用生態價值不高的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建公屋或資助房屋,而在2017年5月17日,即他卸任前一個多月,港府才突襲式宣布邀請房協進行研究,仿佛製造出一個燙手山芋留給現屆政府。

現屆特首林鄭月娥上場後指,開發郊野公園邊陲是「值得深思」。不過,發展郊野公園一直備受社會爭議,現屆政府終決定推翻有關決定。

發展局局長黃偉綸曾在2019年記者會上表示,除全面「全盤接納」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報告的建議後,表明不會尋求改變郊野公園邊陲地帶用途,原因是考慮到小組的公眾諮詢結果,反映選項未獲大多數市民支持,社會強烈要求保留,而與其他中長期土地選項相比,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問題較為「複雜」,包括涉及生態問題及法律爭議。不過,黃偉綸續指,不會用「放棄」字眼形容今次決定,而是集中處理優先發展的土地項目,並形容「將來唔係唔可以探討」有關郊野公園的發展。

香港的公屋輪候時間屢創新高,市民苦不堪言,當局要做的是應該對市民、環保團體的取態盡量了解得十分清晰。現在不應嘗試巧立名目,把郊野公園地段變為邊陲土地,矮化郊野公園價值,如郊野公園生態、康樂價值低,便應嘗試以優化行山徑、植林計劃等來提升其價值,而非即刻用來發展房屋。不過,由於郊野公園涉及持份者比例較低,相比起收地,再進行改劃,相對時間較短,若當局在邊陲土地興建一個較大型的公屋項目,舉例如項目可涵蓋6,000至1萬戶,即等如現時每年一半的公屋編配額,可以短期內消化現時公屋輪候冊的壓力。當局必須在保育郊野公園及發展邊陲地帶之中取得平衡,提出一個可行性比較高的方案。

本區更多內容
評論
努力加載中,好快就得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