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而不決決而不行 三隧分流永無結果

西隧於1997年4月30通車,由西區隧道有限公司建造、維修和營運,剛通車時私家車收費30元,已經比只收10元的東隧和紅隧貴很多。至1999年紅隧專營權屆滿交回政府營運,私家車收費由10元調升至20元之後再沒有加過,加上紅隧位置較接近市區,使用量一直偏高。

三隧分流爭議早在1997年西隧通車後已開始討論,由2003年起先後多次就此議題展開研究,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曾多次作出討論,於2003年2月一場會議中多名議員要求政府研究如何合理地達致三隧分流,例如建議成立隧道及橋樑管理局分階段回購隧道,統合管轄權以便管控價格。當時署理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副秘書長張美珠表示政府已展開研究,於同年4月提交研究結果。但在當時經濟不景的情況下涉及回購隧道的專營權建議,政府一方面認為成立新的管理局會令公營機構膨脹,傾向交由私人公司處理,但要找一間大公司共同擁有3條隧道亦認為是商業決定,所以政府也不採納,最後在政府既不想負責、又不敢交其他人負責的情況下再一次不了之。

2005年5月東隧大幅加價(私家車15元變25元),再引起社會關注。該年4月底政府向立法會提交文件,提出回購東西隧、並在紅隧實施單雙號碼限制、建第四條過海隧道等等建議,但得不出任何結論。

2008年10月,當時正值金融海嘯,持有70.8%東隧股權,以及35%的西隧股權的中信泰富,陷入炒燶外滙危機,媒體和立法會跨黨派議員都建議當局耗資60億至80億元,趁機回購中信泰富的東西隧股份。

2009年4月中信泰富董事局一度公開表示有意出售非核心業務,可是當時港府也無動作,堅持等顧問研究報告出爐才決定。最終顧問報告出爐認為回購隧道作用不大,故回購不在政府考慮之列,當時鄭汝樺曾回應待東隧專營權屆滿後,最快2017年可考慮回購西隧,但之後沒有再跟進下去。

在2014年2月時任運房局局長張炳良宣布擱置紅加東減,等拖到2016年8月東隧專營權屆滿後再議,至於回購西隧,早已消失在政府的議程範圍。

2017年1月,政府耗資350萬元批出顧問研究合約,但擴大研究範圍變成「六隧分流」,即連同3條連接沙田和九龍的隧道(獅子山、大老山、尖山)。同年11月,運房局向立法會提交文件,提出調整三隧收費,初步建議以紅隧加價以補貼西隧引起爭議,最後也沒有結果。

拖拉了20年的情況下,在2019年1月將三隧(東隧、紅隧、西隧)分流議案提交立法會,但最後因為方案會令西隧減價、但東隧紅隧大幅加價的反對聲音太大,要押後到2019年3月才召開記者會,記者會上政府表明紅隧東隧加幅問題無修改空間,只承諾2023年西隧經營權結束後全面檢討三隧分流方案。

政府多年來一直無魄力落實三隧分流,導致三條過海隧道車流分布嚴重失衡。當中西隧使用量偏低而紅隧及東隧卻終日「塞爆」。這個源於收費不合理的情況,使東隧於繁忙時間嚴重擠塞,新巴城巴選擇將部分沙田區來往港島東的巴士路線避行東隧,寧願繞遠路行青沙公路取道西隧過海,出現車程雖然變長但行車時間卻竟然減少的畸形現象。

社會近廿年來反反覆覆討論回購東西隧,但政府在關鍵時候猶豫不決,屢屢錯失回購隧道的最佳時機,結果拖到東隧專營權完結也拿不出解決方法,可以說政府「不處理就是最好的處理」,只要坐等隧道擁有權自動回歸就甚麼都不用幹了。運房局最近期的動作提到,2019/20年度的政策目標包括「就3條過海隧道交通流量合理分布所提出的隧道費調整方案,若法例修訂獲立法會通過,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申請撥款批准,並由2020年1月1日起落實建議」。意思就是政府不打算修改爭議的收費安排,也是希望拖到西隧專營權於2023年完結後問題就自動不存在。M’s^1���t

本區更多內容
評論
努力加載中,好快就得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