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無容身 死無葬地

7月12日凌晨1時50分,警方接獲報案,稱於大埔鄉事會坊唐樓「美雲樓」一劏房單位內有人發生爭執,至凌晨2時02分劏房單位內傳出黑煙,消防及警方到場將火撲熄後於唐樓梯間位置發現一名陷入半昏迷狀態男子。人員進入起火單位內發現另有身上有刀傷的女子及兩名女童失去知覺,4人由救護車送往醫院搶救。42歲女子於凌晨3時27分不治,兩名分別13歲及8歲的女童分別於凌晨3時36分及54分證實不治,而62歲男子則留醫威爾斯親王醫院,至今午12時情況仍危殆。

警方經調查後以「謀殺」及「縱火」嫌疑將62歲男子拘捕。42歲女死者與62歲男於2017年相識為情侶關係,而2名女童是42歲女死者的親生女兒並同居於涉事劏房。懷疑女死者另結新歡後,兩人因感情問題起爭執,男子以利器襲擊女死者,女死者身上有多達40多處刀傷,被捕人於事發後故意縱火,涉事兇器仍未尋獲。

香港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曾於2013年開會討論劏房問題,時任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表明「劏房有存在價值,可以為低收入家庭提供居所,政府政策是要確保劏房的安全,而非全面取締劏房」;「劏房其實有好多類型,喺住宅樓宇裏面嘅劏房,有啲劏得好『四正』,佢未必違規」。

當時多名議員炮轟邱誠武的言論是默許劏房存在。最後委員會以8票贊成、2票棄權之下,通過由工聯會郭偉強修訂的無約束力動議:「要求政府向立法會提供本港的具體劏房數目、劏房住戶的人口結構等,長遠並要取締劏房。」,邱誠武會上承認由於劏房業主有權不讓屋宇署人員入屋調查,故全面統計劏房數目非常困難,因此政府未能全面掌握劏房數據。民政事務總署2013年底亦承認,只要符合《建築物條例》及《消防條例》就會發牌,可對公契規定置之不理,香港基層房屋不足問題嚴重,公屋難以輪侯以致舊樓劏房數目急增,早前發表的長遠房屋策略諮詢文件更建議引入發牌制度,把劏房納入規管。

另外雖然工廠大廈用作住宅用途有違《建築物條例》,但只要業主向屋宇署申請改圖則以興建「工作室」為由,就可以把六十呎至一百呎的「工作室」分割出售之後放租用作住宅用途,這類工廈劏房的入場費低,近年備受不少投資者追捧,不過工廈劏房住戶環境擠迫,缺乏獨立廁所、廚房或食水供應等設施,若缺乏監管的話未必適合居住。

骨灰龕位近年亦供不應求,不但私營龕位價格不斷飈升至動輒數十萬元,還湧現大量涉嫌違規的骨灰龕安置所。根據2017年6月正式生效的《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私營骨灰龕必須停止出售及新出租骨灰龕位,直至取得政府發出的牌照。為加強保障消費者的權益,《條例》亦規定營辦商須與消費者訂立書面出售龕位協議,並符合《條例》規定的要求,否則消費者有權取消協議,並要求退款。

不少私營骨灰龕場都有違規情況,但龕場可以入紙城規會申請改劃土地用途藉此申請延期,可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政府既不想規管又不能從根本解決問題,缺乏處理基層住屋及葬地的魄力,無論對劏房問題和骨灰龕問題都採取「睜隻眼閉隻眼」的態度,相信這個「生時無居所、死後無葬地」的問題短期內仍沒有妥善的解決方案。

「生時無居所、死後無葬地」歸根究底都是土地供應不足所產生的社會問題,無論是開拓郊野公園邊陲用地也好、填海造地也好、改變土地用途也好都受到各方既得利益者的阻撓。

以活化工廈計劃為例,自第一輪工廈活化計劃後直至16年只有240多項申請,即使之後再有活化計劃2.0,但到20年足四年時間亦只有45宗重建或改變用途的申請,總申請重建個案寥寥可數。其實只要把現時的活化工廈計劃稍微調整一下,有限度開放成為住宅用途,相信活化申請會非常踴躍。既可在短時間內解決市民住屋需要,二來給予業主最大的自由度來處理物業,三來又能為庫房帶來收入,各方都能得到好處,問題是會否動到了地產商一直壟斷著的利益而已。

本區更多內容
評論
努力加載中,好快就得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