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人人出份力 環保署擬推管制即棄膠餐具

環保署在今年7月9日起就管制即棄膠餐具開展諮詢,為期兩個月。當局就此政策拖拉至少廿年,公眾對當局「走塑」決心存疑。當局必須訂立確切禁止使用即棄餐具時間,同時要更積極協助飲食界和消費者適應新制度,以助降低替代餐具產品價格及帶動使用氣氛。

早前公布的《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35》亦表示,當局計劃就分階段管制即棄塑膠餐具諮詢業界及持份者,視乎收集到的意見,以及其後的立法程序,期望首階段管制可約於2025年實施,也會探討處理其他單次使用塑膠的需要。

翻查相關諮詢文件,內容建議推行「管制即棄膠餐具計劃」。當局建議優先管制即棄發泡膠餐具,全面禁止在本地銷售,餐飲業處所亦禁止向顧客提供即棄發泡膠餐具。
至於其他非發泡膠即棄膠餐具,計劃則建議分兩階段管制。第一階段將全面禁止餐飲業處所向堂食顧客提供各類即棄膠餐具;而外賣則禁止提供即棄膠飲管、攪拌棒、叉、刀、匙及碟等;第二階段外賣規管將會與堂食看齊。

諮詢文件指,據2019年的統計數字,廢塑膠平均每日棄置量約有2,320公噸,佔香港堆填區都市固體廢物棄置量約兩成,當中棄置塑膠餐具排名第二,每日約200公噸,當中大部分為即棄膠餐具,粗略估算相當於全年棄置146億件膠刀叉,即人均約1,940件。

當局建議管制計劃應涵蓋各類型塑膠的即棄餐具,即包括氧化式可分解塑膠和生物降解塑膠;而管制計劃應率先全面管制即棄發泡膠餐具,禁止本地銷售即棄發泡膠餐具予本地的最終消費者。

其實,即棄餐具對環境的破壞有目共睹,而新冠肺炎導致的限制堂食措施,更令即棄餐具泛濫。正如環保署諮詢文件指出,內地、台灣以至世界各地當局近年亦陸續推出限用、禁用政策,香港其實已經落後於人。值得注意的是,環保署仿效外地,提議分期實施,但仿效又仿效不足。

以內地為例,國家發改委決定分三階段實施,先在今年起禁止餐飲行業使用即棄而不可降解的膠飲管,地級以上城市的堂食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即棄膠餐具,2023年起禁令擴至縣城,2025年大城市外賣領域消耗量下降三成。

反觀香港,環保署提議首階段在2025年推行,禁止銷售、堂食和外賣使用發泡膠餐具,以及禁止堂食使用非發泡膠餐具,外賣則禁止提供即棄膠飲管、攪拌棒和刀叉匙碟等。至於第二階段,外賣和堂食的管制相同,惟建議在首階段實施12至18個月後,視乎首階段的成效和替代產品市場是否成熟再釐定日期,意味實施無期。署方留下彈性,或許憂推行成效不彰,容易眼高手低不達標。但既然即棄膠餐具日均棄置量達200公噸,署方在諮詢文件列明塑膠垃圾問題「逼在眉睫」,當局應設想如何令飲食業界和消費者盡快適應,以便推前實施兩階段。

有餐具製造商指現時竹製可降解的即棄餐具的成本比發泡膠餐具貴兩至三倍,比塑膠亦貴三至五成。也許當局認為塑膠和替代餐具拉平價格的時間難以估計,才不肯為次階段建議期限。在實施初期,當局可以考慮給予小型食肆少量定額補貼,支援它們購買替代餐具,條件是為向顧客收取的容器費用設上限,不得濫收。

此外,針對現時應用程式叫餐風氣盛行,當局也要多想辦法令外賣顧客更方便使用可重用容器。現時不少外賣平台已給顧客選擇不要餐具,但鮮有辦法針對容器。在新加坡,有提供可重用容器的企業在去年起與食店和外賣平台合作,顧客只需交年費可以參與計劃,食店可以按顧客在平台的點餐要求,將食物放在可重用容器,顧客在用餐完後把容器退回任何一家聯盟食店,企業會負責清洗容器,顧客就不用洗碗。

這類跨界合作在香港不夠盛行,飲食業界可以把此理念引進過來。港府可以更進一步,例如為參與使用可重用容器於外賣服務的食肆寬減部分食物牌照費用。

環保署提出訂立禁止塑膠餐具值得肯定,但必須要有更明確的時間表。港人普遍支持環保減廢,只是現實問題阻礙他們實踐。因此,由現在至法例落實之後,當局要積極解決食店和消費者的痛點,例如透過補貼和打通物流鏈,令市民容易轉用可重用容器,以證減廢環保的決心。

本區更多內容
評論
努力加載中,好快就得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