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齊假」要十年 當局「真幫緊」勞工?

立法會於周三(7日)三讀通過政府議案,法定假期由12天分階段增加至17天。特首林鄭月娥事後在Facebook感謝議員「求同存異」,讚賞勞工界和商界「互諒互讓」,並指會盡快完成取消強積金對沖法案,落實競選承諾。

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市議會和中央政府在2015年至2019年間分別推行四天工作周試驗,共約2,500人參與,包括幼兒園、社會服務、醫院等工作場所。多數人的工時由每周40小時,減至35至36小時。研究指出,大部份參加者的工作產出及服務維持不變,甚至有所提升,與此同時他們的生活質素顯著改善,包括壓力減少、身體更加健康、工作生活更平衡。

在試驗成功後,冰島86%勞動人口減少了工時,或者已獲僱主同意可以選擇減少工時。這個「大成功」的實驗固然令人鼓舞,甚至討論在其他社會如何可以減少工時。但若然要在香港推動,只怕並非那麼容易。

劃一法定假期是勞動階層多年來的要求。藍領僱員工作勞碌,增加五天法定有薪假期既是增添時間休息,陪伴家人,更是體現工作平等。政府的估算也指出,商界「加假」的成本只是所有行業總薪酬開支的0.07%,僱主能夠承擔有餘。政府理應可以加快劃一假期,政府無盡力遊說商界加快落實速度,如今卻攤開十年進行,不是正正反映偏袒資方嗎?

建議做法

  1. 在現行制度下,工會不能代表員工在平等、有法律約束力的情況下與資方對話,其為工人爭取改善工作條件的能力相當有限。就一般勞工事務向勞工處處長提供意見的勞顧會,非官方委員由僱主及僱員代表各佔一半,表面上看似勢力均等,但若要落實保障勞工權益的措施,即會發現必須得到僱主讓步,實際並不容易。當局必須找到方法平衡雙方的利益。
  2. 打工族一直承受低微的最低工資,成為零散工後就缺乏保障,而標準工時和集體談判權更一直沒有實現。勞資關係現在極度不平衡,再這樣下去,貧窮問題只會愈加嚴重,市民——尤其是基層——不會從工作找到滿足感,以長工時換取收入亦只會導致職業病,打擊家庭和諧,到時全社會亦要為勞資關係失衡買單。情況持續下去,社會撕裂將越發嚴重,政府往後的施政會更加困難。
  3. 政府絕不能放任勞資失衡,令社會問題滋長。官員必須明白,勞工階層早已讓無可讓,只是擔心飯碗不保而忍氣吞聲。身為政府之首,林鄭不能自足於讚賞議會內勞工界和商界的互諒互讓、安於一時和氣,而是要主動扶整體勞工階層一把,落實各項勞工措施,還打工族尊嚴,充足的工作保障,香港社會才可長治久安。
本區更多內容
評論
努力加載中,好快就得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