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坊來稿 | 彩園邨,越長大越陌生

匿名北區友

issue-CNY2018
▲作者供圖

 

熟悉的名字,陌生的樣子,很矛盾的語句。但這正正是我對這裡的感覺。

二十多年了,從懂事開始我的生活就圍繞在這裡。小時候和鄰居孩子在走廊跑、公園玩。跟著媽媽出出入入買菜,菜檔姨姨每每問:「今日番學乖吾乖?」,偶然更會獎我這好孩子一塊糖。

突然彩園來了個大變身,原本殘殘舊舊的屋邨商場,變了一個真真正正的大商場,許多熟悉的面孔都不見。那時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是覺到我的家漂亮了,還有就是跟媽媽走遠了買東西的地方。孩子對新環境的適應或許比成人快,我很快又和邨內的孩子到處在新「家」轉。

▲作者供圖

 

到了中學甚少跟媽媽買菜了,多了跟朋友在彩園找吃的,什麼全都吃過無數遍,放學後又會到街市「吉」魚蛋。考試前裝好學生在自修室溫習,一來是真的當好學生,二來是想多見朋友,三來是可以名正言順晚回來。還曾經暗戀過鄰校男生,經常偷偷留意對方有沒有來,借故跟他一同出入洗手間,增加男神留意自己的機會,後來當然是沒下文。

愈長大父母對自己的管教也慢慢放鬆,可以出夜街了。那時每次晚回家總會經過有時還可以順便去我最自豪,最具彩園特色的小販那買宵夜。啊!還有班會聚會總會到冬菇亨打邊爐、叫打冷。快樂時光過得特別快,會考高考的日子漸漸迫近,那時天天一放學不是去補習就是去自修室。那是甚麼都不懂,只聽同學說那名師厲害就抱著羊群心理的心態去報,基本上擁有了全北區的補習的學生證,甚麼X理、X代、X皇…..

▲作者供圖

 

偶然會和同學在邨內透透氣,買點小吃。那些姨姨叔叔都好像記得我們每一個人似的,老是叫我們加油、別給自己太大壓力、盡力便可的說話。盡管只是噓寒的說話,但都令我們緊繃的眉頭得到一點點舒展。

幸運地考上大學了,上水這地基本對所有大學來說都是徧遠加分地,所以順利成章的可以住宿。從前天天走過的邨,變成一兩星期走次,忙起來時更是一月一兩次,每次都是怱怱走過。

▲作者供圖

 

偶然有空逛逛,總驚見彩園的大變化。街市消失了?那間很大很大的麵包店去哪了?怎麼都處都是一樣的店?我最愛的小販都躲到哪了?再到上水其他地看看,才發現從小伴著我長大的都成了回憶。這裹我真很熟悉,但又很陌生。

我們需要喜歡探索香港或對社區有一份鍾愛的你!
歡迎將您的文章/圖片電郵至 「article@d18hk.hk」,我們的編輯很快和你聯絡。
本區更多內容
評論
努力加載中,好快就得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