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坊來稿 | 土瓜灣的陽光

藍兼併

我不住在土瓜灣,卻經常到訪土瓜灣,為工作,為喜好,也為了寫故事。土瓜灣的舊樓很多,顏色也很多。斜陽西下,那一抹陽光特別耀眼,在土瓜灣道的地舖,出現一個個奪目絢麗的帳幕。這些幕用來擋陽光的,有藍色、紅色、綠色和間條,商戶寧願遮住了招牌也要擋去那些份西斜,也讓我看見土瓜灣的另一份可愛。

認識我的朋友,都被我轟炸過關於土瓜灣的故事。以前每次搭車或駕車經過那幢綠色間白色的大廈時,都會告訴身邊的人,其實小簡(編按:作者小說中的虛構人物)就是住在這兒的。土瓜灣的大廈,超過五十年樓齡的比比皆是,充滿舊街道、老街坊和人情味。記得吃一個炸雞脾配凍檸茶的下午茶,才二十五元,那是深叔(編按:作者小說中的虛構人物)也做不到的價錢。

現在的土瓜灣卻染了色,沾染了些少中國特色。可能我分不清九龍城及土瓜灣的界線,有時候看到一團團旅行團來到土瓜灣觀光,我都心存一份快樂,終於有遊客摒棄山頂及維多利亞港等傳統景點,帶着文化氣息來探究土瓜灣的舊街與歷史。

▲土瓜灣的舊樓 / 作者供圖

只是,他們卻不是來看南宋末代皇帝宋帝昺留下的歷史痕跡,而是一車又一車地來到特定人士特設的所謂朱古力店,買一些自己也不會吃的手信。然後一堆又一堆的人,擠滿了原本窄小的街道,讓土瓜灣那份純樸,驟然失去了陽光。

其實宋王臺是個很寂寞的公園,有着最具歷史印記的石碑,我每次經過都會呆坐一番。從來都只有小貓三、四隻去拍照留念,似乎它從來不是熱門,也許因代表不了香港,也許可能因南宋積弱,皇帝也是逼不得己才逃亡。

我不是說要迫爆宋王臺公園,起碼可以讓它不要那麼冷清。有志之士能否舉辦導賞團,讓本地或有心的遊客,能夠認識這一段歷史?也許我這樣說,不文明的內地遊客一窩蜂過去,又會造成另一種破壞。往後的沙中線(好像剛正名為屯馬線)亦設有「宋王臺站」(我喜歡用王多於皇)。其實石碑的存在,也許可與新發掘的古物連成一線,正如九龍寨城公園那樣,但願能為香港人帶來多一點氣息。

土瓜灣吸引的地方是在於那份「舊」,看地舖的排列就知道那份「舊」暫時仍得以保留。等巴士的時候,會聽到影音店播放五月天的《突然很想你》,不管CD在這年代是否已漸被淘汰,但在街上偶然聽到這種音樂,卻又真的會走進店內,把整首歌聽完。(但沒有買CD)

我矛盾的想土瓜灣成為景區,卻又立時想到,如果是景區,就會複製了街邊太多人與車的彌敦道,重複的金舖與藥房。我還是喜歡還在生存的涼茶店、傢俬舖,偶然還有腳底按摩店,他們都願意拉下顏色屏障為市民免費擋陽光。

走完土瓜灣道,走進一間麥當勞。內裡有着林林種種的人,不少是穿着校服的中小學生,喜歡他們嘴角的笑容,卻有點介懷他們朗朗上口的普通話。是滲透也好,是潛移默化也好,是練習都好,土瓜灣理應是舊香港的寫照,每事每物都有那份古樸與民風,現在的新一代,卻要將這份文化撕裂。

我假設宋帝昺來香港的時候,也說廣東話,也希望住在土瓜灣的八歲小學生,說多一點廣東話,保留那末土瓜灣的陽光。

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工作和喜好寫的字分得很開。作品有小說《八百後》。
作者的Facebook專頁 點此

本區更多內容
評論
努力加載中,好快就得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