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坊來稿 | 中環摩天輪下的雪糕車

藍兼併

中環摩天輪下,小孩子嘻笑聲不斷,不遠處傳來悠揚的童謠,有節奏地響亮着,吸引大人小孩一同望過去。不消一瞬間,那兒突然出現了長長的人龍,排隊的都是六七歲的小孩子,看着雪糕叔叔不停地斟着軟雪糕,一圈又一圈的,一邊斟着一邊對着小孩展露的笑容。

▲排隊的都是六七歲的小孩子 / 作者供圖

至少四十個小孩買完軟雪糕,大伙兒圍在一起不停舔着,看到他們都吃得很甜,我就很想很想也去買一杯,尋覓兒時回憶。雪糕車靜止地停在中環海濱對出的馬路旁,約莫四十歲出頭的叔叔負責賣雪糕。也許在人流不多的平日,光顧的人只有小貓三四隻,突然有一班小孩蜂擁購買,叔叔也笑逐顏開,還聽到有內地遊客說「賺死他了」。

其實,現世代許多小孩可能都未曾吃過這種雪糕,我曾看過有年輕父母不讓小孩買,寧願要他到便利店買一杯預先包裝好的甜筒(雖然雪糕車也有甜筒賣),小孩只能望着引人注目的雪糕車,望門興嘆。

▲中環碼頭總站 / 巴士大典

雖然我那天看到小孩都吃得很快樂,但有工作在身的我起初沒有買,因為趕一班在五分鐘內開出的巴士,不能讓自己任性。我離遠看着雪糕車,然後愈走愈遠,摩天輪變小了,那童謠變得微弱了,雪糕的甜味也嗅不到了。

遠離了摩天輪旁的雪糕車後,我走到國金對出的巴士總站準備乘巴士,豈料當我橫過馬路時,卻看到目標巴士比原定時間早了五分鐘開出,與我擦身而過。我沒有要去追它的意思,而下一班車,要在二十分鐘後才開出。

▲中環摩天輪/ Google Map

雪糕車以前叫香港富豪雪糕,自七十年代起服務香港市民,無論像我這種八十後,抑或此刻出現在雪糕車前的一O後,也很喜歡嘗一口雪糕的甜味。富豪雪糕源自美國,是香港三人去英國旅行後,將雪糕車概念引入香港,其後取得富豪雪糕的香港特許經營權,在近年才改名為雪糕車,英文為「Mobile Softee」。

我回頭看看,發覺竟然有另一架雪糕車停泊在七號碼頭對出。對比起剛才那架,這車門可羅雀,既然巴士也離我而去了,可能這也是命運想請我吃一杯雪糕。

▲雪糕車/ 網上圖片

我走近雪糕車,淘出兩個五元硬幣,看到車內負責斟雪糕的,是個年逾古稀的伯伯,我頓時心頭湧起一陣暖意,我極可能遇到當年引入雪糕車的其中一人,而香港一直以來,都只有十四架雪糕車。

我付款後,伯伯用心地為我斟了一杯滿滿的軟雪糕,一共旋轉了五個圈,我以前做麥當勞兼職時也喜歡斟軟雪糕,通常斟多過三個圈就會被人責罵。我拿着這杯久違了至少二十年的富豪軟雪糕,用舌頭滿足地舔了一下,然後坐在海濱慢慢細嚐。

▲軟雪糕 / hkmac-traveler.blogspot.com/

那份甜味充滿回憶,味道都是雲呢嗱,但與麥當勞或其他店出口的很不同,那味道很有九十年代的意味,像從電腦中放入Floppy Disk,又有點像按下Walkman的播放鍵。

大概沒有多少人明白我那刻的想法,不過,沒有多少個八十後(或更老),會有勇氣買一杯軟雪糕來吃了。

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工作和喜好寫的字分得很開。作品有小說《八百後》。
作者的Facebook專頁 點此

本區更多內容
評論
努力加載中,好快就得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