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姓同鄉族群】汾陽郭氏祭祖

宏 Wang

剛過去的汾陽郭氏祭祖節慶活動,在2019年1月16日及17日(農曆十二月十一日及十二日)在九龍城亞皆老街球場舉場, 活動除了祈福儀式,還有神功戲表演。

當初以為汾陽是一個地方名,,原來汾陽是郭氏家族太祖在唐朝被冊封為王的稱號,之後便一代一代(他們稱之為一世、二世, 諸如此類)傳下去。唐朝汾陽忠武王郭子儀為先祖,並奉祀入潮開基的郭端齋、郭宣省父子及其四房子裔。

 

郭汾陽太祖並不是一開始便落居潮州,相傳由中原一帶,流徏到福建,最後到潮州。聽說太祖當初有四房人,那麼多年下來,粗略估計共二十多三十萬人。現時郭氏族人很多仍留在潮州,近一世紀,亦有部份流徏到香港,東南亞,加拿大等各地,但當中以移居東南亞為多。

無論是哪個地方,他們郭氏族群都是在農曆十二月十一和十二日舉行祭祖儀式。事實上他們在汕頭的故鄉汾陽王祖墳周邊的四個山頭,每年仍有十多個村落做祭祀儀式,真的不可說不具規模。

 

農曆十二月十一日,族中長老和總會負責人,在早上九時多將先祖迎到祭壇,接受一連兩天的供奉。

農曆十二月十二日是正日,是太祖汾陽王的死忌。而每年最大的儀式是在當天早上十一時的拜祀,先拜天地父母,然後祭祖。儀式過程約半小時,然後是崇德總會的理監事就職典禮,接著是潮戲例戲表演,包括落地送子,以為族人祈福。當中有牛羊作祭和各種潮州甜果(甜的茶果)大發(白色的糕塔)。跟很多祭祀活動一樣,場地還有一隻公雞四處走。祭祀完畢,大會便會在十三日送先祖回總會祖廳。

 

在香港的郭氏族群來到香港已七十多年,今屆亦已是六十九屆了。問到為何在九龍城做祭祀,原來一開始並不是在這個球場。他們的前輩來到香港是先落腳於西環一帶,後來到了深水埗,東頭村等地,最後他們的總會(全名是”香港郭汾陽崇德總會有限公司”)在九龍城落腳一幢唐樓六樓。但由於那時該幢樓宇沒有電梯,長者行動不便,後來又搬到有電梯的現址,轉眼亦已二十多年了。

那為何是九龍城?聽郭氏族人說,九龍城位於香港的中心點,由於他們散落各區, 甚至有八十多歲的公公婆婆由天水圍出來,基於這個考慮,便找了一個在香港中間位置的地方。

 

二十多年前,他們是有巡遊儀式,就是一種請神的過程,由祀堂用轎請他們出來,然後族人一起撐著轎,浩浩蕩蕩巡遊到這個足球場,先祖們的位置就正正對著戲棚看戲,而前面當然有各種各樣的祭品。後來人車越來越多,會阻塞交通,於是巡遊儀式被迫取消,變成由唐八樓請神到樓下,然後把轎抬上車,再運到足球場。這不禁另人想,在交通繁忙和市區過度發展的香港是否沒有空間讓這些僅有的儀式發生?巡遊,可否不演譯成阻礙交通?不否演譯成是一種族群精神的保存並應加倍維護?

另外和以前不同的還有嘗試加入新元素,增加年輕人的參與,例如近年在辦事處內會設盤菜宴。雖然以前和現在都是拍賣和投福物,但內容會有所不同。以前的都以擺設雕塑等為主,但香港地少人多,每年投了一些福物回家,放在家裏,每年多一點便沒位置放,但又不會扔掉,於是近年是族人以捐洋酒為主(也有生果,糕點之類),拍賣價由幾百至幾千都有,並由一位八十多歲的長輩負責在台上主理,拍賣完成後,會打一次鑼,表示完成拍賣,似乎是整晚的高潮。而拍賣所得的費則撥作祭祖大典和宗親會的日常營運開支。

至於投福物,有興趣的族人可在名冊上填上姓名,當輪到你的名字,坐在中間的族長負責擲聖杯,如果連續兩次一開一合,便可以投得風物。如果第一次已不是一開一合的話,便輪到下一位;而如果第一次一開一合的話,就是”叫糊”了。福物方面,包括各種祭品如雞鴨,茶果糕點和生果。投福物跟拍賣不同,拍賣要自己用錢買,投福物只要像徵式捐多少,由祖先透過聖杯的媒介決定你是不是可以投得。投福物和拍賣活動是同時間進行的。

見到擲聖杯,很容易就聯想到選總理,因為很多地方的民間宗教,每年的總理一般是經擲聖杯決定。但郭小姐說,選總者並不在這一兩晚選,一般是之後回去他們的宗親會的辦事處才大家投票選。擲聖杯只是用作投福物用。

 

以一姓同鄉族群,能在不斷變遷的香港大都會,維持近七十年歷史的大型祭祀活動,以表揚孝道,實在是不容易呢。

本區更多內容
評論
努力加載中,好快就得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