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展欺凌】黃大仙商場的哀歌

黃大仙友

翻新、賣商場是領展的兩大癖好,兩個賺大錢的「法寶」,然而遭殃的只有受影響的街坊。黃大仙更是領展欺淩的重災區,街坊承受著種種惡果。

翻新、「升級」,堅離地

2014年,耗資3億元翻新龍翔中心,當時整個商場沙塵滾滾,店鋪全面結業。經過一年半的裝修後,商場重開,但再也不是龍翔中心了。當時領展將黃大仙中心及龍翔中心合併為一大型商場,統稱為黃大仙中心(Temple Mall),並以南館北館作分隔。

Kei Mok:中文已經衰,英文仲叫Temple Mall,乜料呀?家下入廟拜神定入廟買野
▲ 龍翔中心改稱黃大仙中心北館 / Hung Kai Koo
Oliver On:坐紅van都係叫龍翔中心有落,唔通叫黃大仙中心北館有落咩?又長又尋,比全車人笑到面都黃,咁樣衰!

商場翻新,店鋪自然也跟著一起「升級」。大量連鎖店進駐,店鋪的種類、貨物、價錢與街坊距離愈來愈遠,已不是一個照顧居民所需的商場。

▲北館的店鋪集合 / Tsui Hiu Ching
Tak Pui Lam:黃大仙這個地區,周邊都是公屋/居屋為多,居民跟本的生活須要,不是黃金手飾的金鋪,不是買回家存放的藥品,更不是高檔的衣服鞋履店…………「領展」脫離了巿民現實須求的方向,唯利是圖的連鎖經營復制,向收取高租金為目標。羊毛出自羊身上,這樣改頭換面的大裝修,必是收回商戶高租金,而商戶也轉嫁在巿民身上,這是一個定律。我可以肯定,這商場得不到本區街坊的認同。小巿民現在生活,並非你們大財團,想像得那樣完美!!!
▲ 令街坊們惱火的地板,「設計風格」令人無言以對 / 黃大仙友
Andy Wong:翻新後個地版真係好核突,同天花完全唔夾。 

同樣的情況發亦發生在樂富廣場。樂富廣場於2008年起耗資超過4.23億港元進行翻新工程,於2011年初全部完成。商場裝潢美輪美奐,但小店盡滅、街市亦於2013年化身為「富豪」街市。

▲翻新後的樂富廣場 / Wpcpey@Wiki

商場格調愈來愈高,只要有消費力就可盡享一切翻新的好處:沒有能力的基層市民卻被遺忘,投訴無門,只能默默忍受。要不乖乖掏出銀包被宰,要不去遠一點領展以外的街市食肆。商場街巿中產化,卻令基層巿民百上加斤。

▲ 樂富街市開創了全港街市豪華化的潮流 / 黃大仙友
Matt So:計貴自然買唔起果d 就離開本區去遠少少買,元朗天水圍果d 都特登搭車去大成街買,計落仲平過係本區買,只不過浪費埋時間成本,最終無辦法做更有意義既事。

對居民來說,黃大仙中心、龍翔中心、樂富廣場已經愈來愈陌生,甚至有小朋友已經不知道這些名字。當商場翻新、名稱改變、小店絕跡、街市消失已成事實,一眾街坊亦無力反抗,只能任由領展欺凌,沒完沒了。

▲ 竹園街市30年老鋪亦因加租而被逼結業 / Winnie Ho
Esther Chan:領展只顧賺錢,只租比D連鎖店,因實有租交,怎理會D小市民。舊的一定走,以前公屋商場買野是有感情,因買熟咗成為鄰理的一種幫助,現在什麽感情也沒有。
▲ 你有否覺得黃大仙中心也愈來愈陌生? / 黃大仙友

變賣,死場,無生機

不幸的是,領展除翻新加租這種模式外,還有一條賺錢的道路 —— 變賣商場。

2016年4月,領展以3.08億將天馬苑商場售予策勵有限公司。但新公司接手後,商場環境每況愈下,保安和清潔人手不足、電梯常壞又不維修,花園沒人打理、植物枯死,管理質素惡劣。天馬苑的居民自發組織關注組,希望新公司能回應事件及解決問題,可惜問題沒有遭到正視。2017年7月,最終商場十室九空,僅餘4-5間店鋪營業,了無生氣,淪為死城。

▲ 2017年10月時的商場,死城一般 / 黃大仙友
Chok Kelly:唉 真係唔想見到自己長大嘅地方變到廢墟咁。。。

經過此次事件,不少街坊發現原來領展可以隨意變賣商場,亦不需要為買家作出任何評估或計分以確保及後居民的生活不受影響,「價高者得」是領展唯一的考量。

▲ 場內吉鋪比比皆是 / 黃大仙友

於是,變賣商場後,附近居民的生活所需更無保障,店鋪亦隨意被新業主擺佈。新業主眼中可能只有車位,分拆放售賺取差價。至於商場?抱歉,他們從來志不在此,任由他擺爛免得勞心勞力,領展2.0是他們最貼切的形容詞。

下一個對象,慈正商場、現祟山商場?

眼見天馬苑商場的慘況,再想起領展現正標售的現崇山商場及慈正邨商場,不禁令人擔憂。本身兩個商場差距甚遠,領展亦沒有為兩個商場作太大的改變。新業主到底是好是壞仍是未知數,領展卻是不會考慮這點了。

▲ 慈正商場 / 黃大仙友
Cyrus Chan:如果政府買番返晒就好,至少唔會比連鎖店攻陷。
▲ 現祟山商場 / WIKI

 

黃大仙街坊絕對是領展下最大的受害者之一,區內有大部分商場都屬於領展旗下。

街坊們,領展的做法你能接受嗎?

本區更多內容
評論
努力加載中,好快就得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