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裕民坊】最後限期將至 寥寥數店留守迎來它的句號

觀塘友

屹立在觀塘核心的裕民坊,陪伴著一代觀塘人成長。但是再深厚的回憶,亦難敵時代巨輪,走過數十年,裕民坊終在本月底迎來它的句號。2月28日,是地下所有店鋪遷出的最後限期。歷時十三年的業權收購,充滿著種種波折,昔日人來人往的地鋪,如今只剩下寥寥數店留守,見證回憶的落幕。

早於上世紀50年代,裕民坊已經是地攤小販集中地,直到90年代初,一場大火不幸燒毀所有地攤,裕華大廈業主立案法團破例容許小販在沒有業權之下在地下通道合法經營。後來才發展成街道小巷裏各式各樣商舖林立的面貌,為觀塘區內的心臟地帶。直到市建局於2007年宣佈觀塘市中心重建計劃,裕民坊列入為重建範圍之內,計劃清拆重建,惟礙於收購問題拖延至今,仍有數檔店舖未「傾掂數」。

最後限期在即,大部分裕民坊的攤店早已清空遷出,有少部分的商戶接受了市建局提出的搬遷方案,兩年後將搬入新建成的商場;那數間依然營業的店鋪中,有人選擇與時代一起退下來,有人還在惆悵去處。

八十多歲的鄭伯,在裕民坊經營配匙店三十多年,見證著裕民坊的高高低低,面對清拆的「大限」,鄭伯只是淡然說道:「時代嘅變遷要我走,我就會走。」他坦言現時靠日常生意去維持店鋪的開支也捉襟見肘,加上年紀大身體每況愈下,裕民坊重建仿佛提醒著他要退下來的人生。但對於經營多年的生意,難免有不捨之情,鄭伯只希望能夠留到最後一刻,和這個陪伴了他三十多年的店鋪一起走向終點。

有人選擇淡然離場,有人卻惆悵去處。

一間皮具店店主就表示未來去向依然未明,無奈說道:「一旦離開左,未來嘅野完全唔到我話事,只可以任由擺佈。」除了認為市建局的賠償不理想,更重要的是其提出的搬遷方案當中存在不合理和未知因素。商場店舖月租昂貴,即使有優惠租金也難以應付,但是從爸爸手上繼承這間店鋪,成為第二代店主,一生在這裡寫下無數故事,要他放棄經營,亦不是易事。無奈面對進退兩難的局面,「不簽約」可能就是他別無可選的唯一方法。

明天就是最後一日,你會與他們一起見證裕民坊的落幕嗎?

本區更多內容
評論
努力加載中,好快就得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