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坊來稿 | 我當童軍時的「光輝歲月」

Benkinlok Lok

26歲生日,對於普通人來講可能只是人生數十載其中的一載,但對於我來講,別具意義,因為象徵著18年童軍青少年成員身份的完結。

記得當年小學三年班,被媽咪強迫我去北區第四旅面試幼童軍,多年來領袖們的教導、同伴間的互勉,如今家中二老已經問我「諗住玩到幾多歲」。

舊時每個禮拜六返集會前的指定動作就是在北區社區中心二樓大魚缸看魚,之後就會開始兩個鐘頭的集會時間,這個規律由幼童軍至童軍,都維持了幾年。

高中時,集會由禮拜六下午變成禮拜六夜晚,人數雖然少了,但在這裡就認識了一班人生中最好的朋友。一班少年人除了一齊笑,更重要的是一齊拼搏。為了考章、比賽,一齊通頂,一齊上山下海,今時今日仍可以話是親人一樣。

最深刻的就是比賽。由十幾歲至今,參加過童軍的比賽都不少:露營、行山、策劃、體育、升旗、步操。遺憾的是每個比賽都只是亞季,始終無緣問鼎冠軍。當中固然有隊員之間的默契和努力,但強勁的對手亦都令我們對自己提高要求,迫使我們去進步。比賽時大家是競爭對手,結束之後大家就握下手,如此的良性競爭造就了不少人才。

時日太快,無知的小孩當然不會一晚長大,惟有經過無數的鍛練先會變得成熟。如今,小孩已經長大成人,而北區第四旅亦都已經成為歷史,改名為「雙魚第四旅」。

仍記得我第一個考的章就是家務章(不計會員章),要學釘章、燙衫、煎太陽蛋。望返轉頭,如果沒有這麼多年的訓練,可能我現在都還是一個「港孩」。莫講行山露營煮飯和如今各方面的自理能力,可能我連公仔面都未識煮。

我的團長曾經講過,童軍運動就是一部機器,成員就是齒輪。今時今日都有好多人問我「點解咁大個仲玩童軍」,我真心為我是雙魚第四旅出身,可以是這個家庭的一粒齒輪而自豪!

我們需要喜歡探索香港或對社區有一份鍾愛的你!
歡迎將您的文章/圖片電郵至 「article@d18hk.hk」,我們的編輯很快和你聯絡。
本區更多內容
評論
努力加載中,好快就得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