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坊來稿 | 關愛座是「真·關愛」嗎?

kk

自 2009年,港鐵公司推出一系列「優先座推廣活動」,以鼓勵乘客讓座予有需要人士,及後香港不少公共交通工具亦漸增設優先座。設優先座之初衷是為孕婦、病者、負傷者、老人和殘障人士設優先座位。坐在優先座上的人應禮讓上述人士,但並沒有硬性規定,完全是發自內心。

數一數,優先座實行差不多十年之久,但社會大眾對其措施的紛擾卻有增無減。優先座能真正幫助有需要人士嗎,我們不得而知,但優先座引伸的問題卻顯然易見。

上網有不少人批鬥坐優先座既的年青人,近年更發展到即時被批鬥指責,再被人放上各社交媒體。此批鬥之風釀成一連串光怪陸離的形象,包括有位沒人坐,大家都不敢座優先座,怕被批鬥。亦有專坐優先座的先頭部隊,年青有為的人卻專坐優先座。

其實自香港有公民教育之初,就教落讓座文化。讓座原應是禮教一種,有與沒有優先座,遇到有需要人士,我們都應讓座。 難道不坐在優先座的人就不用讓座嗎?合符理,卻是情之外。更甚的是批鬥別人的人們始終無法得知坐在優先座的人是否需要被關愛,有些隱性需要是難以被發現。比如,女生的生理期便是其中一種難以被發現的需要。

子曰:「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不能以禮讓為國,如禮何?」自發禮讓應比制訂禮制重要。與其討論為何不讓座,倒不如討論為何禮教大倒退至要設立規矩規範眾人。

本區更多內容
評論
努力加載中,好快就得喇